小林静華
小林の小站

也许那间部室不会开出樱花。

第一章

都在那里找到FOUND了什么。

把最后一发.357马格南弹装进弹巢,向下一甩,转轮入枪。随手扳下击锤,不留破绽地藏在身后,左手先放在门板上。

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劲。手中的转轮手枪太轻了。这回带的是4英寸的?抬起右手一看,哪有什么转轮手枪,大概只是似曾相识déjà vu罢了。再看向手里,不过是一张印有「入部申请书」的纸,上面还写着我的名字「汪威Wedge Walker」。

真是的,为什么我要为这种事情烦恼呢。放在门上的手放松了下来,敲了两下门,转动把手轻快地走进了那间屋子。

放学后的一年级办公室相当冷清,只有教国文的何苏老师一个人坐在窗边。与之相反的是房间的色调,离日落还有一段时间,天边却已经开始泛黄了。秋日的阳光洒在房间的地板上,甚至踩在上面都能感受到那份温暖。

「下午好,汪威。」老师的声音几乎和那阳光一般温暖,「没去社团吗?」

「其实我就是为了这个来的。我不太清楚该加入哪个社团。」

「这种事情去咨询你班主任不更好吗?」

「老师可真会说笑。」

她站起身来,从旁边的桌上取了个纸杯,倒了杯茶递过来说道,「那请坐吧。」

「麻烦老师了。」我接过纸杯坐在门口的沙发上。

「说起来,你和李老师的关系后来怎么样了?」何老师回到座位上,端起桌上的马克杯喝起茶来。

「他早就不再管我了。我猜他也终于明白这样对谁都没好处了。」我喝了一口手中的红茶,苦涩的味道恰到好处。

「你父亲也让他有够受的。」

「我父亲?」

「啊,李老师那天给你的监护人打电话,脸都被气红了。我以为那边是你父亲。我很好奇,他是做什么的?」

「那不是我父亲,只是我的监护人。他是警察局的局长Director。」

何老师略微有些吃惊。「改天再聊这个。你刚才在说关于社团的事情?」

「是的。」我将手里叠起的纸重新打开,「学校的社团实在是太多了,老师有没有什么推荐?」

「是很多呢,我想想。学校的运动社团不是很丰富嘛,你有什么喜欢的运动吗?」

「我想试着去尝试一些……没那么刺激的活动。」就像手中的这杯红茶一样。学校有茶艺社吗?可我又并不那么喜欢喝茶。

「这样的话,要不要加入我当指导老师的社团?」

「老师指导的社团,是文学社吗?」

何老师摇了摇头,「你喜欢帮助别人吗,汪威?」

「算是吧,只要我能得到与之相应的感谢。」

「那对你来说再合适不过了。」老师的脸上露出了微笑,「活动教室是二层连廊那边最头上的教室。跟部长说是我让你去的就好。」

「那到底是一个什么社团呢?」

「你到了就知道了。」


我喝完了杯中的茶,将纸杯丢进垃圾桶里。放学后已经过了一段时间,连廊里只有我一个人的身影投在投在那锃亮的地板上。沿着影子看向窗外,操场上少年少女们奔跑着,尽情挥洒着自己的青春。

青春吗。我将视线挪回前方,呼出一口气,自己却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室内鞋踩在地板上几乎没有一点声音,我就这样穿过了连廊。旁边的楼梯间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个男生急匆匆地赶下楼去,声音渐渐消失。我追随着他的脚步走下楼梯,日光透过楼梯间的窗户倾泻在脚边。

不。我不需要那样热闹的青春。我只需要一些安静的时间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这个时间的二层的和三层一般安静。特别楼的二层有着学生会的会议室和档案室,似乎还有一间办公室。实在想不到学生组织为什么会需要办公室这种东西。

每个房间的名字都被清楚写在门口的班牌上,除了最头上的这一间。

我抬起头来看向那空荡荡的班牌,陷入思考。要不是何老师提起,我根本不会意识到这里还有个房间。何老师确实是学生会的负责老师,所以部室在学生会这一层并不意外。但这究竟是个什么社团呢,学生会的直属社团?

想到这里我不禁皱起了眉头。我可不想蹚学生会那滩水。但是学生会下面为什么还要再设置社团呢?

我把手放在太阳穴上加速思考。大概只是会和学生会有点关系。进入学生会有一套相当严格的程序,如果加入社团就能成为学生会的一员显然是不可能的,也就是说我的安静社团生活依然还有保障。但无论如何还是小心点为妙。

迅速敲了两下门,紧接着按下把手将门推开。

「拜托,进门之前要先征求同意。」意外熟悉的声音。

我循着那声音望去,一个少女正端坐在窗边,手里捧着一本书。窗户打开着,吹进来一阵九月凉爽的风,而少女黑色的长发则正在那风中轻轻飘荡着。日光从西南方照进来,照在少女的头发上,照在她的脸庞上,照在她那双令人难忘的红瞳上。

是的,那双正不带感情盯着我看的宝石般的红瞳。我认识她。

「你应该庆幸我没有把门踹开。再说了,我敲过门了。」我把手摊开说道。

「不可理喻。」她小声嘀咕道,把视线挪回了手中的书本上。

我关上身后的门,顺便环顾着这间部室。尽管是一般教室的大小,最前面却没有像讲台和黑板这样的设施。与之相对的,杂乱地摆放着几个可移动的白板和纸箱子。部室的后面则堆叠着各种各样的桌子和椅子,将后门牢牢地堵死。整个房间完全就是一个储物室。少女坐在房间中间相对空旷的位置,身旁的桌上放着她的书包。她似乎对房间内的摆设毫不在意。

「你来这里做什么?」她继续埋头看着书,不经意地问道。她大概也只是把我当作房间内的摆设之一了吧。

「我可以问你同样的问题。你在这里做什么?」我把这个问题奉还给她来争取时间。我想赶快弄明白这个社团究竟是做什么的。帮助别人么,我可想不到储物室能帮到别人哪里。

在那之前,先弄清楚部长是谁吧。部室前面的白板上没有任何痕迹。最近没有什么活动?不,甚至连白板笔都没有。这些白板或许是暂时存放在这里的。

「社团活动。」

视线移回到她身上。偌大的部室中独自一人的少女。房间后面堆有不少椅子,但唯有少女身下的这张是明显在使用的。也就是说,她是这个社团唯一的成员。一年生当部长?倒也不是不可能。更有趣的问题是,为何这个社团会只留下一个一年生当部长。成立新社团需要至少三个人,开学才一周多,其他成员就已经退部是高度不可能的事情,除此之外,她也没什么朋友。

暂定结论:这是个即将废部的社团,而这位我熟悉的一年生——林迪Dylan Lynn大小姐就是部长。

「真是巧呢,我也是。」我从房间的后面搬来一把椅子,隔了大概两米放在了与她平行的位置。日光沿着窗户上沿射进来,刚好停留在我们两个之间,画出一条线。

「哦?你还有闲工夫来参加社团活动?你没有工作要做吗,汪警官?」她说完还不忘侧着看向我,露出轻蔑的嘲笑。

「我现在在度假,林迪大小姐。」我倒着骑在椅子上,双手扳着椅背。

「这听起来可真是个糟糕的假期。」

「这我倒是同意。局里现在不需要我,所以我才被困在这里。」

两个人沉默了一段时间,林迪翻书页的声音显得格外刺耳。

过了一会,她突然合上书本,闭着眼不耐烦地问道,「所以说,你的社团活动是什么?不会是专门来惹人烦的吧?」

「你可饶了我吧。」我站起身来,递出手里的那张纸。「其实我是来入部的,部长。」

「哦。」林迪接了过去,试图隐藏那份惊讶。 「你是怎么知道我是部长的?」

「很显然嘛。这个社团只有你一个人。除此之外,」我停顿了一下,「是某个人拜托你来做部长的。」后面一半是我胡乱猜的。

「你认识她吗?」

「不。我应该认识她吗?」

「陈璐(暂定),前一任学生会长。」她楞了一下,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那你是怎么知道的?何老师告诉你的吗?」

仅仅两句话就套出了这么多的信息,和林迪作为格林菲尔德最大的安保公司之一的主席家千金的身份相比,实在是令人担忧。

「只是猜的罢了。」我不经意地说道。

她皱着眉盯着我看,像是想要说些什么,却又立刻闭上了嘴。

「不过确实是何老师叫我来的。」我补充道,「尽管她除了告诉我教室在哪里之外什么都没说。」

虽然好像问过我喜不喜欢帮助别人。难道这是专门为了提升林迪大小姐的能力设立的社团?不可能不可能。就算她是大小姐也不会有这种待遇的吧。「恕我直言,这是个什么社团?」

「你既然这么厉害,不如你也来猜猜看?」林迪又露出了那份轻视的微笑,刚才的紧张消失的无影无踪。

看来没有办法了呢。可能刚才做得太过了吧。「至少给我点提示吧,大小姐?」

「让我想想…这间部室里的东西,嘛,大部分应该都是学生会的东西。除此之外,没有什么属于这个社团的财产。」

大部分指的大概是那些桌椅板凳。这样一来,并非社团财产的东西,,也就剩下那些纸箱的内容了吧。

「顺带一提,你要是猜对了,我就同意你加入。」又一个迷人的微笑。

「大小姐待我可真是好。」

我走到部室的前面蹲下来,打开一个纸箱。相当陈旧的书本——纠正,大多都是课本,以及…笔记本?各种各样的旧书杂乱地塞在纸箱中。我随便从中抽了一本出来,是一本生物教材,不像是高中的内容。有明显的使用痕迹,保守估计的话,这本书至少已经被翻阅一年了。翻开封面的第一页上写着某个三年生——纠正,已经毕业了的三年生的名字。

「你处理案子的时候也会要提示吗?」

「会有差不多的东西吧。目击者的证词,或是现场的一些痕迹,都和事件的真相有所联系。」我站起身来,把那本书丢在旁边的桌子上,又去打开另一个纸箱。这回的内容更有趣一些。一只破旧的足球,不仅表面已被踩得漆黑,球皮也大多被磨出了底子。用手捏了捏,球的气还很足,这是最近才被放在这里的。如果是毕业生留下的球的话,算上暑假的三个月应该多少有些跑气才对。

另外一个令我很在意的物件择时一只女式手表。几乎是全新的,没有任何刮痕,使用时间应该在一个月以内。我举起来和门口的钟对比了一下,时差在分钟以内。这显然是刚刚被人弄丢的东西。

我再一次站起身来,把这只手表放在那本书的旁边,头脑里有了一些大概的想法。第一个纸箱中的书本应该是打扫毕业生柜子时被遗留下来的东西,而后面的足球和手表则是近期被捡回来的物品。其他纸箱中的东西大概也都大同小异吧。和学生会的联系也能讲得通——这些东西大概是由学生会成员发现之后带过来的。失物招领?这样和何老师所说的「帮助别人」也能对得上。

答案已经相当清晰了,但我决定还是先试探一下。「既然是学生会的东西,这些白板我们能借来用吗?」

「你现在还不是部员呢,汪威。但我猜我可以去问问。你想拿它们来干什么?」回过头去看时,林迪又翻起了她手中那本书。

「哦,我不知道。清点一下这些被人弄丢的东西?」话出口后又想了想,用白板来作清点其实蛮蠢的。不在的时候拿来接收委托,或是起草作战计划倒是不错的选择。

林迪听到这句话倒是来了精神,合上手中的书本抬起头来。答案就是它没错了。

「失物招领,或者类似的概念。」

「嘛,还不错。」少女抱着书本优雅地站起身来说道,「欢迎来到失物招领部Lost & Found,汪威。」

任务完成。不知道自己在紧张些什么。意识到的时候,自己已经舒了一口气走向窗边了。

「比想象中要简单一点。」

又一阵风吹了过来,窗外的树叶沙沙作响。

「实际要做的事情可就没那么简单了。」


失物招领部要做的事情,说到底也只是有人来认领时,将丢掉的东西物归原主罢了。即时是要确认认领者就是那件东西的所有者,在学校中这也不是一件难事。真正麻烦的是有人丢失了东西来这里委托。「为了刁难你我会接下每一个委托的。」林迪如是说道。

嘛,至少有些时候我还是可以享受安静的时光的。希望来委托的人没有那么多吧。

我们之后没再聊些什么。林迪依然坐在窗边读那本从纸箱中翻出来的小说,我听说了之后也去找了一本出来看——毕竟也没有更好的事情可以做。人真的很有趣,从一个地方去往另一个地方总要留下些什么。即使不是实际的物件,那也多少回留下些遗憾之类的东西吧。鱼与熊掌不可兼得,何时都是如此呢。

回过神来时,已经不知道自己读到哪里了。我换了一只手拿着书,往前翻了两页找到自己还有印象的地方,接着消磨时间。

「差不多该回去了吧。」旁边传来林迪的声音。

抬头一看,时间刚过五点。方才那条光与影之间的线已经向窗边偏移了许多。

「相当平静的一天呢。」我们两个都把手中的书放回纸箱中。这个地方简直要变成一个小图书馆了。

「在你来之前确实挺平静的。帮忙关下窗子可以吗?」林迪在一边收拾着自己的包。

锁完门后,钥匙被放在了门框上。林迪的身高几乎要赶上我了,所以并没有什么困难。

两个人就这样一前一后走下楼梯,一起来到鞋柜。

「我其实相当好奇。在我之前来加入这个社团的人不应该一个都没有才对。」

拜托林迪接管社团的前学生会长如今是三年生,那么二年生中没有人来入部吗?是学生会的缘故?但我和林迪又都不是学生会的成员。这点我一直没弄明白。

「我们不进行公开招募。只有何老师内推通过的才可以加入。」

我想了想,这样确实有理。「那之前的『猜对就同意加入』是你在虚张声势咯?」

「没有。作为部长我依然有权利拒绝你。」她说完便快速地关上了鞋柜的门。

「那你为什么没有拒绝呢?」

「你自己去弄清楚。」她没有一点等我的意思,背起书包快步走向教学楼的大门。

「再会。」她毫无感情地说道,只在那渐渐沉没的太阳下留下一个背影。

铁人Tin Man

第二章

汪威任务MISSION刚刚开始就失败FAILED了。

蓝白相间的方格裙,白衬衫,以及藏蓝色的西服外套,当然还有那被我系在了书包上,格外显眼的领花。我终于来到了这里,绿野市立高中Greenfield High,一个平平无奇的地方。一个远离他们的地方,至少是他们之中的大部分。

尽管说是平平无奇,这所坐落在市中心的高中以其丰富的社团活动著称——但这并不是我选择来到这里的原因。

从校门口到三楼的路上没有碰到几个人。我特地提前了二十分钟来到学校,就是为了在开学的第一天能够拿到想要的位子。眼前便是一年A班。我深吸一口气,满怀期待地推开那扇门,映入眼帘的却并不是空无一人的教室。

窗边的第四排,坐着一个褐发褐眼的男生,书包摊在桌子上,手里捧着一张纸聚精会神地读着,并没有理会我。

随手关上身后的门,我走向窗边的那一列,眼神不知不觉又飘到了那个男生身上。靠窗的第四排,那正是我想要的位子。正当我犹豫之时,他突然抬起头来,眼神和我撞在了一起。

那一刻,总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个人。但他的眼神好像要把我刺穿一样,令人感到不适。我把头别开,右手抓紧书包带,快步走到他后面的那个座位坐了下来。

在这三十人的教室中,第五排倒也算是不错吧。我可不想坐在他前面。被那样的眼神看过之后,实在无法想象背对着这样一个人会有什么样的后果。我又不愿意放弃坐在窗边的机会,也就只好这样了。

那男生接着读起了手中那张纸,看样子是封信。我决定不再理会他,看向窗外的景色。

那是我再熟悉不过的,绿野市市中心那道亮丽的天际线。高耸的摩天大楼好似在生长一般,从一点蔓延开来。

这是我不曾拥有的视野。父亲的公司在那群高楼之中,但在那楼上俯瞰整个市中心,又是完全不同的一番景象。

放眼望去,最瞩目的无非是市政厅的白塔。而在它旁边的,那座顶上带着一个飞饼的建筑…是警塔吗?之前一直没有注意到过,恐怕是被哪座楼给遮住了吧。

笼中鸟Bird in a Cage

从这所学校能看到警塔,还是相当意外的。那位局长现在在做些什么呢?站在那飞饼一样的瞭望台上也在看这边?怎么可能。他肯定正坐在办公室里喝着咖啡喊困呢。

札克升职为局长之后变了许多,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这自然无可非议。但把我送来学校这件事却是我实在无法理解的。他希望我能从这里得到什么呢?说到底,我又能从这里得到什么呢?

在这里空想也得不到什么结论。距离第一节课还有不少时间,毕竟我有提前来抢占座位——这个目标自然已经达成了,不如去外面踩踩点。

起身走向教室的前门,按下门把手,刚才的场景在身边重现出来。

推门而入的少女。黑色的披肩发,细节在这个距离还看不太清。略显瘦弱——纠正,是在大致有1米7的身高下显得略显瘦弱的上身,以及那即使努力挺起依然无法让人称赞的胸膛。

行走之中透露出的高雅气质,毫无疑问是受过训练的一等公民。校服也有相对整齐地穿着,只不过衬衣最上面的一个扣子并没有系,而领花…领花则被系在了书包上。真是有趣,那些一等公民通常对这些东西相当讲究的,况且今天还是开学的第一天。

黑灰的过膝袜,再加上不算短的方格裙,整双腿算是被藏了起来,并不像当今的大多数女生。

再走近一点,才看清楚她那红宝石般的双眸,在早晨的教室中熠熠生辉。总觉得在哪里见过这个人。海边的景象在脑中闪过——海风中飘荡着的黑色长发,少女回过头来,同样的红瞳警惕地看向我。而她身影旁边的…是什么?

一时间想不起来。她为什么要斜眼盯着我看?是想要我的座位?接着又扭过头去,走了两步坐在我的后面。嘛,看来确实是想要我的座位。

她走到视线之外之后,我再次试图回想起那个场景。海边…那是什么时候?少女身旁的是…一艘船。货船——不,军舰。军舰?回忆的背景变得清晰了些许,是在哪个码头上,可我又想不起自己何时去过哪个码头。

我把身后的门带上,没再看向那个少女。这二十分钟的时间,我还有需要做的事情。


再次推开那扇门的时候,教室里已经充满了学生独有的那份朝气。

回到座位上的那一刻,第一节课的铃声便打响了。教室里的大家匆忙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从门外快步走进来一个一般个子的中年男子。

星期一早上的第一节课是班会。在简短的自我介绍之后,这位教数学的班主任李老师便以熟悉大家为由开始了点名。

虽然对于记住他们的名字一点兴趣也没有,我似乎也并没有什么别的事情可以做。每有一个人喊「到」,托着腮的我就观察一番,推测这个人是几等公民。

直到一个相当有趣的小插曲。

「张迪。」老师点到这个名字,但却没有人回答。我由看了一下四周,并没有空着的位置。

同样的名字又被叫了一遍,这回从我的身后传来了回答。

「老师,是不是有什么地方搞错了?我叫林迪,姓林。」

是身后那名黑发红瞳的少女。叫做林迪吗,并没有什么印象。

「名单上确实写的是张,一定是哪里搞错了。」老师不经意地说道,用笔在手中的纸上涂改了两下。

林迪这名字我固然不熟悉,但是张这个姓…眼前突然一亮,码头的场景再次涌入脑中。

那大概是两年前,我还只是个见习刑警的时候。那天刚好是张氏安保一艘新船下水的日子,我跟着扎克不知道在办哪个案子,扎克在跟老盖布——张氏安保的首席执行官——聊着些什么,我站在旁边听着,便看见了那位少女。

只身一人站在码头边上,一手扶着被海风吹散的黑色长发,看着不远处的那艘军舰。

她似乎是察觉到了我在靠近,回过头来用那红宝石般的眼睛看了我一下,便离开了那里。

是她没错。能够在那个时候站在那里,又在名单上有着张这个姓氏的,也就只能是张盖布家的千金大小姐了。

我回过头去小声搭话道,「那个张,莫非是张氏安保的张?」

听到张氏安保这四个字,她不禁皱了皱眉。「这跟你没关系。」

「你是张盖布的女儿,对吧?」

「我说过了,这跟你没关系。」

「顺带一提,我叫汪威。」

「我知道你是谁,汪警官。」

小林 静華

文章作者

小林の小站

也许那间部室不会开出樱花。
第一章 他和她都在那里找到FOUND了什么。 把最后一发.357马格南弹装进弹巢,向下一甩,转轮入枪。随手扳下击锤,不留破绽地藏在身后,左手先放在门板上。 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劲。…
扫描二维码继续阅读
2021-0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