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林静華
小林の小站

也许那间部室不会开出樱花。

第一章 他和她都在那里找到了什么。

圆珠笔在手指间娴熟地舞蹈着,即使质量与重心和子弹有所差距。随着啪的一声响,立在了木质的课桌上。手指一松开,笔又失去平衡,倒在桌子上。

尽管左手已经失去了知觉,但肌肉记忆却留了下来,实在是一种奇怪的感觉。除此之外的一切,也同样是那么的熟悉,同时又那么的陌生。

我看了看桌上这张纸,上面写着「入部申请书」和我的名字——汪威。

把笔揣进口袋,拎起书包,随手把那张「入部申请书」叠了一下,丢下班里还在聊天的几个人离开了教室。

轻轻敲了两下门,毫不迟疑地按下把手推开门。刚刚放学没多久,天边依然是令人舒畅的湛蓝。

「啊啦,没去社团吗,汪同学?」是我的班主任何苏老师,正坐在办公桌前喝着茶。何苏老师是教国语的,办公室的其他两位老师大概因为下午没有课早就回去了。

「其实我就是因为这个来的。」我关上身后的门,转过身来。

「那请坐吧。」老师笑了笑,起身去拿水壶倒水。「具体是什么事情呢?」

「简单来说的话,学校的社团实在太多了,我不知道加入哪个好。」

「一般来讲都是看兴趣吧。你没有什么特别感兴趣的社团吗?」

我没有说什么。

「运动社团呢 ?」我刚想开口,老师突然转过身来说道,「实在对不起,我忘记你胳膊受伤了。来,红茶。」

「没关系的。麻烦老师了。」我站起身来接过用纸杯装着的茶水。

「说起来,你的胳膊怎么样了,有好点吗?」

「我还在适应。」在手套和校服外套的遮挡下,没有人能知道我左手的情况,这确实是我希望的。不过等到了夏天可能就麻烦了。

「这样吗。嘛,既然你都来找我了,我猜你也没有可以去投奔的同学。」

这我的确无法否认,但大概也有个人让我稍微有点好奇。

「倒也不是每个人都要加入社团啦。放学后的这段时间,去图书馆看看书也不错。」

「我的监护人希望我能加入一个社团。」

「那你希望的是什么呢?」何老师把椅子转了过来,认真问道。

我喝了口杯中的茶,温度刚刚好。「我只希望能找个安静的地方做些自己的事情。」

我们两个就这样沉默了一会。窗外的树在轻轻摇曳着,校园中也有不少结伴而行的同学,不知是回家还是去参加社团活动。

「这样的话,我可能有个主意。把申请书给我一下。」

我把手里的那张纸递了过去,何老师在指导老师那一栏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部室在特别楼二层的最里面,没有门牌的那间教室。」

「是一个什么样的社团呢?」

「是我做指导老师的社团,我只能告诉你这么多。怎么样,期待吗?」何老师露出了和年龄不太相符的活泼的笑容。

「老师也是学生会的指导老师吧?这意味着我也是学生会的一员了吗?」

何苏老师一根手指放在下巴上思考了一会,答道「某种意义上也算是吧。」

某种意义上么,这样的说法蛮有趣的。嘛,就去看看吧。向老师道别后,我把杯中的茶水喝完,离开了老师的办公室。

我所在的一年A班在教学楼的二楼,和特别楼隔着一个连廊。连廊从二楼延伸到五楼,六楼则可以踩在连廊顶上来到特别楼。恰好错过了刚刚放学的那顿时间,连廊里只有我一个人。下午的日光从身后照过来,影子被投在那锃亮的地板上。回过头去看向 窗外,操场上少年少女们正奔跑着,尽情挥洒着自己的青春。

青春吗。正当我思索着这个令人多少有些憧憬的概念,旁边的楼梯间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一个男生正急匆匆赶下楼去,不知是要去往哪里。相比之下,室内鞋踩在地板上几乎不发出一点声音。我就这样穿过连廊,来到了特别楼。

特别楼的二层似乎完全是学生会的地盘,门牌分别标记着「学生会」「会议室」和「档案室」,唯有最里面的那间,正如何老师所说的那样,门牌上空荡荡的。教室的门外放着一张课桌,也看不出是做什么的。

像之前那样,轻轻敲了两下门,毫不迟疑地按下把手推开门。

「拜托,进门前请先征求同意。」是个意外熟悉的女生的声音。

循着声音看去,一个少女正端坐在窗边,手里捧着一本书。窗户打开着,吹进来一阵九月凉爽的风,少女黑色的长发正在那风中轻轻飘荡。日光从西南方照进来,照在少女的头发上,照在她手中的书页上,也照在她那令人难忘的红眸上。

「你应该庆幸我没有把门踹开。再说了,我敲过门了啊。」我倚在门框上摊开手说道。

「不可理喻。」少女抬起手来捋了一下头发,又把视线投向手中的书。「你来这里有何贵干,汪警官?你难道没有工作要做吗?」

面前的这位少女叫做林迪,又名我的后桌,和我一样在一年A班。林迪是绿野市一家名门的千金大小姐,但似乎几乎没有人知道这件事。至于为什么这位大小姐要选择绿野高中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学校,就更无从得知了。很遗憾的是,林迪也知道我之前在绿野市警局工作这件事,我又被局长要求不要在学校暴露自己是身份。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两个正是因为互相掌握了把柄才有了交集。

我确认了一下身后的走廊没有人之后,关上门答道,「我现在在度假,林迪大小姐。尽管我也想回警局就是了。」

「那为什么不呢?」

「上级的命令。」

「真是可怜呐。你不会是被炒鱿鱼了吧?」尽管语调有些起伏,林迪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一边翻动书页一边说道。

「尽管我不想承认,但至少看起来是这样的。」

我对她这一番冷嘲热讽并不怎么在意,毕竟目前为止事实就是这样。装备没收,警徽上交,直到被要求之前不得参与警局事项,怎么看都和被开除没什么区别,但事情可能比想象中要复杂的多。

我趁着这段空隙观察了一下这间部室。大小和设施与一般的教室没有什么区别,黑板,讲台,应有尽有。只不过,除了林迪所坐的座位之外,所有的桌椅都被堆在了教室的后方,甚至除了课桌和椅子之外还有一些不会在教室中见到的长桌。讲台上下还放着几个纸箱,完全就是一间储物室的感觉。

那位大小姐终于抬起头来,说道,「所以说,你来这里是要做什么呢,汪同学?不会单纯是来找我闲聊的吧?」

「怎么会。我是来入部的,部长。」我把手里的那份入部申请书递了过去。

她明显有些吃惊,看了一眼那张纸后问道,「你怎么能确认我就是部长呢?」

「很简单啊。这屋里除了我们两个没有其他人了。」

「现在没有,不代表别的什么时候没有哦。」

「别的时候也没有吧。」我走到教室后面拿起一张椅子,放在和林迪座位平行的位置,扳着椅背坐了下来。「如果还有别人的话,这间教室应该还会有别的座位的吧。当然,除非那位不存在的部长只会偶尔过来视察一番,但那样的社团你是不可能加入的。」

「听上去不错呢,偶尔过来视察一番。」她自然是在开玩笑。「分析的还不错。但如果你想加入的话,以后请不要称呼我为部长。」

「如您所愿,大小姐。」不愿被称为部长却对大小姐这个称呼没有什么反应,真是个奇怪的大小姐呢。「不过我还是很好奇,作为一年生的你是怎么当上只有一个人的社团的部长的?」

「你是怎么想的?」

「首先排除成立新社团。学校有规定第一学期一年生是不能成立社团的。这样的话,你应该就是被某人请来拯救废部危机的救星了。是何苏老师吗?不,应该是和你关系更近的人才会来拜托你帮忙。学生会?」

「学生会长陈璐,以前是她负责这个社团的。我们初中就认识了。」

「学生会长,三年生吗?」林迪点了点头。「也不容易啊。说到底,这个社团是做什么的?」

「何苏老师没有告诉你吗?」显然没有。「嘛,既然你都猜出这么多了,不如也来猜猜看这是什么社团?反正你也没有别的事情可以做吧。」

所言极是,大小姐。我是没有别的事情可做,可我为什么非要来做这种事情啊?部室里还有一个地方没有调查过,那就是从一开始就很显眼的那些纸箱,如果真的 能找到答案的话,大概就是在那里面吧。

「先问一句,你不是学生会的成员吧?」我站起身来走向讲台那边。

「不是。学生会的纳新是在下周吗。怎么,你想去参加吗?」

「我没什么兴趣。你呢?」

「我也没什么兴趣。为什么 突然问这个?」

「何苏老师也负责学生会吧,之前的部长——是部长吗?又是学生会长。再加上特别楼的二层除了这间教室之外都是学生会的场地,总觉得和学生会的关系很大呢。」

「如果你想知道的话,我们并不在他们的体系之中。」身后再次传来翻动书页的声音。

那我也来稍微动动脑子吧。打开了地上的一个纸箱,里面大多是课本和笔记本,除此之外各种各样的旧书杂乱地塞在不大的纸箱中。从里面随便抽出一本,是本生物教材,翻开封面,在第一页写着「三年D班 」和某人的名字。应该是毕业生留下的东西吧,刚刚开学没多久,现在三年生的教材就算丢在了这里大概也不会这么旧。

毕业生留下来的东西吗……大概是留在柜子里被清理出来的吧。既然如此,这些书大概也不会有人来认领了。我接着往下翻了翻,找到了一本似乎还不错的科幻小说,掏了出来放在讲台上。

讲台下面几个纸箱的内容都大同小异,上面除了一个空纸箱之外,另一个则截然不同。第一眼看到的是一个破旧的足球,不仅表面已经被踩得漆黑,球皮也大多被磨出了底子。不过令人吃惊的是球的气还很足,应该没有被放置太长时间。除了这颗足球之外,还有一些相当无聊的文具,怎么看都像是被弄丢的东西。以及,一只几乎全新的女士手表。我将那只表拿了起来,表带和表盘都没有任何明显的刮痕。和挂在教室前面的钟一对,时差没有超过半分钟。这显然是刚刚被人弄丢的东西。

答案显而易见,也难怪会和学生会有关系。

「是失物招领吧。弄丢的东西是由学生会的成员送过来的吗?」

「是这样。看样子不算难嘛。」林迪冲我微笑道。

「那么这个社团由什么独特的名字吗?」

「就叫失物招领,没什么特别的。」

没什么特别的,这话我爱听。


我之后便回到座位上读起了那本科幻小说。失物招领要做的事情,说到底也只是有人来认领时,将丢掉的东西物归原主罢了。「有时可能也会有人来委托我们帮忙找东西。不过放心,为了刁难你我会接下每一个委托的。」在我问及都要做些什么的时候,林迪如是说道。

真是令人安心呢,大小姐。不过至少在那之外我还是可以享受这简单而又安静的时光的,局长那边也好交代,算是一个很不错的结果了。

我们之后没再聊什么。我和林迪算不上是朋友,除了开学那几天的事件之外,平常在教室中也不怎么搭话。那只手表的失主不久后找了过来,是个冒冒失失的一年生,在稍微确认过信息之后便将手表领了回去。

时间流逝,这间部室只剩下两个人翻书的声音。不知道什么时候思绪飘到了今天晚上吃什么的问题上,回过神来时,已经不知道自己读到哪里了。我换了一只手拿着书,往前翻了两页找到自己还有印象的地方,接着打发时间。

「差不多该回去了吧。」旁边传来林迪的声音。

抬头一看,时间刚过五点钟。窗外的太阳已经下沉了不少,日光被窗户的上沿挡住,刚好在我与林迪的座位之间留下一条光与影的分界线。

「相当平静的一天呢。」我拎起包,将那本书放在旁边的桌子上。

「在你来之前确实蛮平静的。能帮忙关一下前面的窗子吗?」林迪站起身来收拾着自己的书包。

「不过,这样倒也不坏。」她小声嘀咕道。

等我关好窗子转过头去看向她时,只剩下一个走向门口的背影。

「这算是在夸我吗?」

「只是在说你没有我想象中那么烦人罢了。」她转过身来留下一个短暂的微笑,接着说道,「记得把桌子上的那个空纸箱放在外面的桌子上。」

是用来盛放被捡到的遗失物的吧。我一边回答着「没问题,大小姐」一边照办,跟着林迪走出了教室。

电灯随着清脆的响声被关上,钥匙插进锁孔转了两圈,接着被林迪藏在了门框上面。她的身高几乎要赶上我了,所以并没有什么困难。

「不需要还回去吗?」

「学生会似乎有时候也要用这间屋子,所以不需要。」

嘛,也算合理。毕竟二层确实是学生会的地盘。两个人就这样一前一后走下楼梯,一起来到鞋柜。因为是同班,我们的鞋柜距离也不远。

「我还有个问题。」我停顿了一下,但林迪并没有说什么。「学生会分明有那么多人手,为什么最后只有你来接手呢?」

「似乎是何老师的决定。」她啪的一声关上鞋柜,似乎是已经换好了鞋子。

是这样吗。这位何老师把我带到失物招领,恐怕也有什么理由吧。

「那再会了。」林迪说罢快步走向教学楼的门口,没有一点等我的意思。

「喔。」我才刚刚换好鞋,把鞋柜的门关上,望向那满溢着傍晚阳光的门外。天边已经稍微有点泛黄了,校门就在不远的前方,和其他结束社团活动的同学构成了一个蛮不错的背景。唯有那位大小姐渐行渐远的身影,无论如何也无法融入进去。

小林 静華

文章作者

小林の小站

也许那间部室不会开出樱花。
第一章 他和她都在那里找到了什么。 圆珠笔在手指间娴熟地舞蹈着,即使质量与重心和子弹有所差距。随着啪的一声响,立在了木质的课桌上。手指一松开,笔又失去平衡,倒在桌子上。 …
扫描二维码继续阅读
2021-05-16